二维码
close
关于我们
ATCC细胞库的U87MG细胞系与乌普萨拉大学的原始细胞系的DNA图谱并不相同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ATCC细胞库的U87MG细胞系与乌普萨拉大学的原始细胞系的DNA图谱并不相同

ATCC细胞库的U87MG细胞系与乌普萨拉大学的原始细胞系的DNA图谱并不相同。

细胞系在医学研究中被广泛应用。乌普萨拉大学的最新研究结果显示,这样的细胞系并不一定是我们预想的细胞系。通过遗传学分析,研究人员发现,一个近50年前在瑞典乌普萨拉大学建立起来的常用细胞系并非起源于之前认定的患者。这一发现发表在《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杂志上。


由培养细胞组成的细胞系通常来源于肿瘤。与其它培养细胞截然相反的是,这种肿瘤细胞可无限增殖,如此一来,一个细胞系就能供人工培养多年;应用于研究也十分简单,操作方便,可重复性高。因此,细胞系在医学研究中不可或缺,现存的数量庞大的细胞系来源于许多不同的肿瘤类型。

研究大脑神经胶质瘤的科研人员通常会用到一株叫做U87MG的细胞系,是乌普萨拉大学于近50年前建立的。研究人员可通过美国模式培养物典藏库(AmericanType Culture Collection, ATCC)获得该细胞系。Bengt Westermark是当年建立U87MG细胞系的部门的高级教授,如今这个部门叫做免疫学、遗传学和病理学部。Bengt Westermark的研究团队经常利用原始的U87MG细胞系,他们的实验经验使他们对ATCC细胞系的可靠性提出了质疑。

DNA指纹分析方面的专家Marie Allen也在这个部门工作。DNA指纹分析是确认遗传同一性的重要工具,例如应用于犯罪现场调查中。

 “Marie和她的同事们帮助我们从基因水平对细胞系进行了两两比对。我们发现,ATCC细胞库的U87MG细胞系与乌普萨拉大学的原始细胞系的DNA图谱并不相同。” Bengt Westermark说。

上世纪60年代建立这个细胞系时,从原始肿瘤组织中取下材料并制成薄切片,保存在了显微镜载玻片上。研究人员使用一种非常灵敏的DNA分析技术(可检测陈旧组织中的微量DNA),就可以两两比较现在使用的肿瘤来源的细胞系。

 “比对显示,乌普萨拉大学的细胞系与原始肿瘤组织在遗传水平具有同一性,而ATCC细胞库的U87MG细胞系来自于一个未知的不同来源。我们不知道在这50年间的什么时间发生的混淆,但我们已经知道的是,ATCC细胞库的U87MG细胞系更像来自于人类神经胶质瘤。” Bengt Westermark说。

许多科学杂志都要求利用细胞系开展研究的研究者使用DNA图谱分析,认证所涉及细胞的同一性。新发现说明,对细胞系的正确识别需要细胞系与原始组织的DNA图谱匹配。如果想说明细胞及研究结果能够真正反映原始肿瘤组织,这样的匹配必不可少。